彎彎整天黏住我,我的一舉一動全都在牠滴水不漏的監控下,
即使我不在牠視線範圍內,牠也會以聽覺來關注我的動靜,
簡直就是像
歐威爾「1984」裏無所不在的老大哥。

 牠完全不懂得有點黏又不會太黏的藝術,這近乎強迫症的行為,在人類當中,
好像那種到處查勤時時電話監聽…、以各種手段來掌控女友行蹤的無明癡漢。
除了黏力太強以外,一切都美好。
牠總是側著頭極認真地觀看我的每個動作後,再熱切地望著我,好像在問「馬麻,妳在做什麼?」
因著這樣的注視,我所有小小的一舉一動突然變得格外意義深遠,
比如:廚忙盥洗打掃理家、畫圖洗筆切割紙張…,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