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佇立亙久
從山嵐尚稚嫩
森林還是草原的時候

漂鳥已遠赴南國
遊子不曾歸返 像散失的風箏
春風曾短暫停駐又匆匆離去
雪立下的誓願 鉛一般凝重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