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4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飛吧飛吧
卸下掛絆 就隨順氣流趁風遠颺
去吧 與飛羽同遊雲鄉霧境
探向沒有國界的天地
去閱覽山川大海
預約一個無有邊際的夢土


你若遇見天使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2) 人氣()



dear all:
謝謝你們這一週來,不斷忍受一個流蘇狂的喃喃自語和疲勞轟炸,
更感謝一路隨之忙亂的朋友們,這份簡單的資料來自我們珍愛美好事物的熱情。

然而,要找出島上這台灣元老樹種位址,其實是長期任務,我願將此使命銘記在心,
持續尋覓,期待能匯整出一份更完整且圖文並茂的流蘇集。
目前除開私人所種的,公共場所的流蘇位址如下(往後將陸續補缺拾遺):
(2006年4月由blog好友提供)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7) 人氣()


雨絲紛紛落向它們的歸宿
醒轉的花兒陶然欣喜
稚嫩的芽尖新綠的樹 滿天都是喧鬧的生機
你問我
如此沛然的能量來自何處 能否收藏


對於這古老的秘密
我毫無所悉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既然已經費盡人事努力而無功,
那麼,如果我開誠悅納它成為我生命的一部份,
它會不會反倒失去發威的力量與藉口?
所以,這兩年乾脆豁了出去,既不吃藥也不做任何治療,
我決心與它和平共處,不願耗費額外的能量去怨懟如此宿疾,
況且,既然過敏看勢是要死忠跟定我,
那麼我怎能不好好待它,順便讓它發揮可能的價值。


由於打噴嚏乃出自人體「腎元老」的命令,很明顯地,驚天動地的噴嚏必然消耗人體元氣甚劇,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3) 人氣()

如果我算有什麼才能、較為特殊的個人識別的話,

那麼,一定是與噴嚏有關。

我的鼻過敏史足以寫成一部漫長辛酸的血淚史,其中艱苦難以盡述。

常聽聞有一票人也是過敏一族,但詳細了解其症狀後,

就覺得他們與我資深且輝煌的歷練相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得意…?!)


如果一整天的能量值是十,那麼我每天用了五以上在處理鼻涕,其餘的才用來生存。

連續打噴嚏時耗費極大能量,我每每在一次次猛烈的發作之後,

氣衰力竭近乎休克,無法繼續任何工作,趴在桌上暫呈腦死狀,

自暴自棄埋在一堆擤過的衛生紙山裏,自怨自艾沒人懂得我的悲苦。


開始過敏後約莫四年,我終因長期鼻黏膜發炎影響正常呼吸,無法躺著入睡而夜不成眠,

當年為了能呼吸一口新鮮空氣,終循開刀一途(開刀又是另一部血淚史),

但卻只維持一年寧日 (這一刀代價極高,投資報酬率如今算來,一年小過一年,令我悔不當初。)

此後近乎20年來,看過無數中西醫、遍服各式偏方草藥,

包括在鼻中膈處塗抹莫名其妙的祖傳辣椒膏,因灼痛難耐而涕泣不止,

試過打坐觀想法、人電學、氣功、自發動功、新時代頭薦骨療法…,

千方百計都未見效,20餘年來少有一日安寧,

每日因擤鼻涕用完一整盒130抽的面紙乃稀鬆平常之事,

若一天維持在20個噴嚏以內、擤50次鼻涕,就算是老天恩寵了。

 

因此,我出門若忘記帶衛生紙,會因極度缺乏安全感而焦慮異常。

而長期服用抗組織氨藥物,令我昏頓無力精神不濟,

為緩和劇烈的連續噴嚏,我經常整天戴著口罩,

甚至因睡前發作而戴著口罩睡覺也是常有的事啊!

平日就已經像是口罩怪客,想當然在SARS肆虐期間我就自在得多了,反正大家都和我一樣。

 ------------------------------------------------------------------------------------------------------


打噴嚏外一章:噴嚏三重奏

樂手:黛綠、黛爸、姪女fscat 


三人的噴嚏三重奏,遠近馳名。

我們勤加練習的話,假以時日必能隨意控制噴嚏音量音質,

組成噴嚏節奏樂團…,

但這種恐怖的表演不可能有現場觀眾,只能以影音的形式發行。

寫於2006.12

  --------------------------------------------------------------------------------------

照片:噴嚏三重奏成員之兩人(10多年前,兩人距今最近的合照)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