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3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他的心已經很古老了

像一泓沉鬱的潭水

新綠柳條  搔不動

妍暖春風  吹不開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有個後院,兩公頃。

 

一不小心就被譽為「台北南方靜謐天堂」的140高地公園,坐落在我住的社區旁。

我不知它來頭不小,直把它當自家後院,常常拎本書、趿了拖鞋想走就走。

沿木棧道蜿蜒拾級而上,步道兩側滿是蓊鬱的相思林,

相思氾濫的季節,棧道滿佈凝黃的星花碎點,淚珠兒般教人憐愛,

我總在這兒逗留,俯身拾花,滿手染黃,並不時盤算著被一球降落的小花球擊中的或然率,若有幸榮獲加冕,總是份外開心。

 

上了稜線後,木棧道一轉而轉成碎石步道,

寂寂林間,礫石以細瑣的聲響回應我每個步履,緊隨不輟像殷切的陪伴。

這步道以侵入性極少的「最低限度施工法」建造,

看似「一切從簡」的人為設施,不鑿不斧,蘊涵著尊重自然的用心。

走在靜謐的小徑上,不時得欠身彎腰閃過幾叢垂頃的相思枝葉,

或側身繞過一株傲然挺立途中的樹木原住民,我非常樂意躬身禮讓。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五的叫喚來自對面那棵七樓高的黑板樹。


黑板樹站在對面山坡保護區旁,隔著一條12米寬馬路,正好與我家客廳相對。

山坡上平日風勢頗大,颱風時更是驚天撼地,這樹彷彿將頂住整片天地視為天職,

在歷經無數狂風暴雨的摧殘後,依舊昂然挺直腰桿,年年保住「此地最高」殊榮。


↑小五牠家和我家
 

林內鳥相極佳,鳥禽出沒頻繁,但我最關心那隻孤寡五色鳥,我管牠叫「小五」。

小五佔據這黑板樹做為春天的居所已四年了,每年二月叩叩叩地敲響春天的序曲,

到了孟夏時節,就被囂亮的蟬聲巨浪驅逐而不知去向,隔年又在早春依約返此報到。

 

我天天偷窺牠。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十年來,我從沒見過他,卻對他的窗臺草木瞭若指掌。

 

我上下班途中都會行經他的窗外。

他的窗臺草木眾多而潔淨有序,繁枝垂綠充滿活力,唯一可惜之處是,

這些妍美的植栽全被關在鐵窗裡,和他們的主人一起,但這並未影響我賞花的興致。

 

那幾年,我天天點閱他的花園子兵;健壯的蘆薈豐若有肌、天竺葵日日春矮牽牛繽紛抖擻、
石竹和鳳仙偶有疲態,小蝦花則似乎營養過剩、薰衣草可能熬不過發怒的驕暑,
而攀緣的辟荔青翠蒼綠,軟化了剛硬鐵窗固執的表情。

看來主人同我一樣貪多不累,草花木本香草蔓藤多肉觀葉…全擠在小花臺裡向陽競豔,
但我最愛他那盆姣豔精彩、探出鐵窗外招蜂引蝶的金蓮花,當時這種草花並不普遍,
看到他種得如此團團圓滿肥碩美麗,心中油然升起覓獲知音的歡喜。

 

曾經,我衝動地想冒昧登門造訪,我是不是該這樣自我介紹:「你好!我是你花臺的粉絲…」, 

還是:「嗯,那個…我看到有一株茉莉生病了…」,但轉念又退縮,

對於一個唐突的陌生人,他會漠然拒我於門外,或以禮貌性的客套話虛應一番嗎?

事實上,我甚至不確定他是男是女,是老或少,他可能是賦閒在家的蕭暮中年人或

樂在花藝的空巢媽媽,也可能是慈顏的婆婆、謙厚的長輩,或者是離鄉背井的寂寞外傭。

 

我雖溫情友善但膽怯畏生拙於應對,偶有「人事繁雜堆砌能簡則簡」之想,

我怕笨拙如我縱是說明來意,也不見得妥貼得體,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去夏某日,學生帶來嬌客小鹿犬(薯條♂),三個月大,一副嬌憨稚嫩教人憐愛的模樣。

相較地,近四歲了的彎彎(小名寶寶♂)看起來好老成喔!

 

↑寶寶:「ㄟ~~你叫做薯條啊?好滑稽喔!」

薯條:「那你叫做寶寶也很好笑啊!」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