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心已經很古老了

像一泓沉鬱的潭水

新綠柳條  搔不動

妍暖春風  吹不開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