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3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從前,我不知為何固執地催眠自己:好筆和壞筆同樣都會在使用一段時間後磨損,

 

既然都是消耗品,所以根本就不需要昂貴的水彩筆,

所以對於美術社裏的高級筆不曾多加留意,

我一直都用最平民的春盛堂水彩筆(與學生牌飛龍pental同等或稍高一級)作畫。

 

其實春盛堂筆毛一沾水或色料也是能立刻收隴起來,讓人覺得它吃飽喝足準備上工了,

但通常畫不了兩三筆,它就口乾舌裂,岔到拖不動(此情形小號筆尤甚)

只好再次舔水沾料一再反覆,

真不知道它把顏料吃到哪去了,這是吸水性(含水力)不夠的現象,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也許是生性散漫欠缺組織力,向來就不愛衛兵排列式的園藝風格,

又對於所有從風中來、從土裡蹦出的小苗總是充滿期待之故,

我半放縱地任由草木維持著枝繁葉茂、近似脫序的狀態,這小花園似乎從不見精潔整齊。

我自以為花臺野趣橫溢充滿不鑿不斧的自然氣息,但沒想到這讓我陶然得意的景致,

在鄰人眼中竟成了紛雜待整的亂源。

 

芳鄰以綠手指美名而似乎掌控著社區園藝大局,

她的陽臺總是花團錦簇條理井然,堪稱社區典範。

一日,她乘寒喧之便「建議」我修剪一下「門面」(我心一驚,一時以為是指我外表)

想來她或許已忍耐多時,

並以前輩姿態好意傳授了「園藝必勝祕訣」,我將它整理為「三不一沒有」: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小茼蒿拷貝.jpg 

圖:牛頓水彩‧義大利水彩紙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去年底畫的茶葉包裝插圖

 茶衣1拷貝.jpg

↑這張似晨霧方散

茶衣2拷貝.jpg

↑這張像暮色將至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忘了好久,

一直忘記要介紹我在三采的創意市集109(2009年元月)的創意達人SHOW

被歸類在多媒體設計(P164165)

大概因為刊出的是「棄物造小屋」的關係吧,其實是幾件舊作!

 

我的「不動產業」也跟著景氣低迷到谷底,沒了大興土木的閒情,

「造小屋」似乎已被我歸做與閱讀「追憶逝水年華」和「傅科擺」這兩部磚塊書(前者夠漫長,後者難消化)一樣

都是要等到哪天不小心摔斷腿躺床上靜養,才有機會去實踐的事了!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知為何,有些飽含穿透力的詞彙,總是輕易就令我由衷震懾不已:

捨此無它、一箭穿心、至死無悔、一去不返、粉身碎骨…,

彷彿…那是一種將生命推到極至的完美境界。

甚至在遭遇如亡命之徒、不歸浪子…如此可悲的宿命角色名詞時,

也讓會我昇起一種莫名的嚮往,一股潛在的狂野、汨汨流竄的騷動不安,瞿爾湧起。

 

也許我天生有傾向毀滅的基因,可以當刺客、賭徒,但現實中我還算懼惡怕事,

也許我嚮往死於萬呎長空、萬箭穿心,但我其實甘願守拙歸耕終老。

 

我每每反覆地看著這些字詞,只差沒深情撫觸它們,

彷彿這樣我也可以因此獲致一丁點兒勇氣,

去掙脫性別、道德、習性、知識…,所有身而為人的、心智的桎梏。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