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布瘋症,終於有了平癒的跡象,

年初起不再強烈受著不可抗拒的驅力所役使,戮力從命、身心都被玩布的熱情掌控,

那種發燒的體驗,和繪畫不同。

畫畫時,從焦慮不安到專注、平靜乃至解脫快悅的過程,雖也能在布玩中經驗到,

但…玩布,我過份亢奮,時有完成作品後近乎身心脫落之感。

為什麼呢?我不明白!

同是涉入一片未知空白,

同是在混沌中組織秩序、從飄渺不定的意象迷霧中勾勒若隱若現的影像,

但感受的差異卻如此巨大。


也許是因為這樣吧:性格的缺陷,或累深的習性!


我不喜歡按圖索驥,常常不循正當正統的途徑去學習,

屢在摸索的過程中受阻受挫(但也總能經驗到預期之外的樂趣)

布作比起繪畫,畢竟更有實用的需求考量,需要循序漸進按步就班行事,

若只憑一股莫名的衝動下手,容易凸槌,一旦拆線修改,扼腕的彌補過程常落得疲累不堪。

我性急懶於計劃…但大多數時候繪畫容許我如此任性,

筆劃色料直接落到紙上,手指也可以,像陽光烙在草木、雨滴落入大海,直接爽利…,

用一張紙就能遞交紛亂的思緒、演出轉折的心情、勾勒虛渺的夢想…。

或許,這也是我不那麼喜歡做版畫的原因吧。

 

這篇看來像是為自己與布過短的蜜月期找藉口,也許吧!

但雖則昔時騰烈烈的狂熱已然冷卻,我與布的關係,

或有機會從一見鍾情海誓山盟的激越愛戀,

慢慢步入細水長流相看不厭的風景之中吧!

 ↑第一本書套(2007.9)

------------------------------------------------------------------------------------------------------

去年9月做第一本布書套時,心緒忐忑興奮充滿期待,

但卻苦於對裁縫機的使用頗為生疏,無能於創變出新,以手邊僅有的布塊簡單拼縫。

如今看來,反覺素樸無華!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