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心已經很古老了

像一泓沉鬱的潭水

新綠柳條  搔不動

妍暖春風  吹不開
 

只道是春太遲  花兒太年輕

眾鳥太匆匆  

而群山  只顧坐在岸上 

看著自己模糊的影子

發呆

 

有人在潭邊殷殷投問  一句又一句

潭水不知該如何答辯  

只好回以無聲的笑意

一波又一波

 

 

--------------------------------------------------------

圖:廣告顏料、壓克力顏料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