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並不是非要畫什麼煙波浩渺楊柳依依不可的

我只是不由自主地

筆落紙上就莫名流出一泓潭水

它不召自來

彷彿幽遠以前就已座落在我心谷

 


我佈水設色
  巡梭自己的山谷

返回春山細水小河灣

用幾朵零星落花

兩三拂水柔條

來說明它安恬而鬱綠

 

還好

它還在  不曾乾涸

我惶惑不安時  它平靜我

 

 

-----------------------------------------------------

圖:廣告顏料、肯特紙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