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凡痴人,大都有相當程度的不可理喻,

而不可理喻的熱情,大都離不開莫名的偏執,

好比,有人不為什麼地收集鉛筆屑、橡皮筋、拜拜紙錢、衣服標籤、VIP卡、車牌、

無關道理、不需緣由…,這偏執創造了一種無關優劣的人格特性與生活樂趣。

 

花園裏的偏執狂中,有人鍾情於培植變異的鬱金香、蒐羅各種仙肉寶寶、

把草坪修剪成自己的名字、將盆栽雕龍塑鳳、收集從A---Z的水仙、絕不錯失任何顏色的孤挺花,

深情款款為茶梅櫻李花接枝作嫁,有人只種白色花木、只為玫瑰美色神魂顛倒。

 

花園裏的熱情,孤獨而不寂寞,就像閱讀,一種極個人而私密的自我關注, 

但又比閱讀多了一分莊嚴、一股想去征服、超越、成就些什麼的力量,

像上帝造物般,從混沌中撥亂理序,墾荒闢土無中生有,去證明自己、肯定存在的價值與意義,

享受有能力掌控事物的成就感,這是創作的原型啊!

陶醉在園事中的癡狂熱情,可以激勵園丁,增添生活情趣、提昇自我認同感,

甚且,一不小心就成為個中領域的專家。

↑小花臺澎湃喧鬧~~~來自春天不可理喻的熱情

 

從另一觀點看,嗜好與興趣同是那頑強大腦最愛耽溺的避難所,

它讓自我得以堂而皇之穩穩藏匿,暫且消融在一片無我無憂的海洋。

只要足以排遣生命中時隱時現難以名狀的無聊、揮之不去的空虛,

驅散不肯鬆懈的自我以及種種煩瑣心事,

不管是視聽娛樂、藝術或是園藝,都值得一心一意去經營、去堅持!

 

我有沒有蠢事般的熱情?

有啊,但不算嚴重吧!

只不過,頻頻親吻玫瑰,讚歎她無與倫比的美麗、

幫自家草木取名、對流蘇噓寒問暖,

為萌芽小苗輕喊加油罷了!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