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是先天不足又後天失調,我一直苦於體力不夠,也因而非常計較能量的收支。

平常的日子,能量不過是收支平衡,體力剛好足夠應付正常工作上課與小家務,

最多跑一趟菜市場,倘若還有額外活動,必然超支。

然而過敏一旦襲來,那就別說畫圖理家了,我常常中午前就把一天的力氣給「花」光了!

 

在能量危機下,只得勉強休息努力進食,勞請腸胃加班做工,

好製造更多的能量來應付不斷的支出,

但似乎入不敷出,我的體能存摺經常早已透支、赤字連連,

能量的獲取與轉換本就不易,損去卻快若噴嚏、易如鼻涕,

噴嚏瞬即消失在虛空中,從沒為社會國家貢獻了什麼,

而處理鼻涕徒留一堆如山的衛生紙,一天100抽,只報效了大賣場。

 

過敏說來就來毫跡象可循,無關季節溫度、塵螨與心理狀態…,

通常是從一個驚人的大噴嚏開始(~~以震動玻璃、嚇著旁人,遠遠大過我所能製造和控制的力氣)

緊連著五秒到十秒一個噴嚏的頻率接續,然後短則一二小時,長則一整天內,或斷或續不得安好。

狹窄的鼻腔內滾燙如火,有如千軍萬馬揮槍舉針,密密麻麻地刺向黏膜組織,

這一陣陣極速的磨擦,讓早就薄弱的鼻黏膜危脆加劇,甚至擤破皮而滲血,

不久鼻腔腫脹、眼窩疼痛眼皮沉重,

漸漸地從太陽穴、眼窩連到臼齒根部的顏面神經劇烈抽痛,

感覺身體沉沉墜下、兩腳麻軟無力,生命指數緩緩下降…,

即便如此,身體還是不肯鬆懈,它以為我可以繳交更多的鼻涕, 

雖然,最後總是能苟延殘喘,蹣跚地拖著疲軟的身軀癱在床上,但已呈現半腦死狀態。

 

風暴來的非常時刻,我經常摀著鼻子將自己小心地藏在口罩後面,

其實這層布並未起多少防護作用,但我依然需要它,基於心理需求。

是春天的空氣太生猛、到處都是繁衍的訊息?

還是我的肺陰虛、心陽不足…難以蒸發濕熱肺氣?鼻黏膜自做聰明防衛過當?

這鼻腔內的風暴來得莫名其妙,最後,我懷疑它是沒事發飆自體攻擊自己!

 

昨天,爽了朋友提議近郊散步的邀約、這星期婉拒學生踏青寫生的要求…,

一星期約有三四天都因嚴重過敏而奄然了無生息的我,對於能量收支不由地精打細算起來。

我不免揣想,如果不需要平白耗費這麼多力氣~~

這些總是可以創造些什麼的力氣(即便是掃掃地、孵些芽菜也勝過沒有)

那麼,我是不是可以像常人一樣四處登山健走?去訪友賞花逛書局?

可以再回學校當學生、學做木工、畫更多的圖?

 

也許正因為經常受苦於過敏以及它所引發的種種疼痛,

我對平安快樂的生活標準已愈降愈低,

只要今天沒太嚴重到身心癱瘓得去躺平,就覺得上蒼待我不薄,賺到了一天,

這樣的一天(就說30個以下的超級噴嚏好了),縱使有所不適,代價還算合理,

而若有幸連一個噴嚏都沒有,那就簡直是賺翻了,上蒼厚愛、歌舞太平家畜均安,

未免太便宜我了吧!

 

 

 

以上,嚴重過敏多日…心力交瘁,以殘念書寫。

2008.5.21

­-------------------------------------------------------------------------

Ps1YA!今天福星加持,只來十個噴嚏!

Ps2:以前還能服用西藥「康瑞斯」來抑制過敏症狀,

但現在一服西藥,症狀非但沒解除,反得以全身疲軟癱瘓兩天做為服藥的代價,

我這個對能量精打細算的過敏達人怎會受騙!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詠恩
  • 黛綠的體力好像不是很好,
    有想說去調調身體的體質,讓身體慢慢變的
    免疫力很強嗎?

    不過我還是很喜歡黛綠的圖畫作品,
    似乎不會因為身體不好而影響了作品,
    我真的覺得黛綠的精神我也學起來啊!><

    最近因為一些事情,有想過有關畫畫科系的事情...
    不知道能不能請教黛綠的求學過程,
    給詠恩我一點小小的建議呢?

    真的好茫然喔...未來無知的變數ˊˇˋ
  • 很多事情

    我們都沒有經驗

    或許可以學學其他人


    只要是真心的去做

    就算是學別人的

    也很令人感動


    妳的過去,來不及參與

    希望未來,都有我的陪伴

    delia 於 2008/05/25 17:04 回覆

  • deliagarden
  • 怎麼莫名地跑出一個叫做「徽」的版主啊?
    pixnet一定是留言系統出差錯了!
  • 詠恩
  • 好恐怖...

    竟然會遇上這種事,
    入侵黛綠pixnet的人,請你自制好嗎!?
    真叫人感到莫名的憤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