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我的第一隻文鳥)走了很久後,我曾試著把屬於我和牠的故事畫下來,

但心力似有不足,深怕把心中最好的記憶毀於自己拙劣的圖文,

斷斷續續地,我留下了幾張未完成的色鉛筆畫和零零落落的腳本片段。

 

屬於老家和小黑的回憶過於美好,始終閃爍著蜜釀般的光澤,

出牆蔓玫最招搖,郁郁芬芬撩人心思,

茶花老杜鵑最輝煌,它讓我們擁有自家的花季,

楊桃樹年年結下酸澀果實,我曾帶學生一起攀爬摘採,


緬梔樹蘭日日櫻開花從不懶怠,

我最愛那苔色灰牆、舊瓦小草落花…、滿佈黃葉的泥地,

小池邊還有一株大葉山欖,繡眼兒上上下下嬉鬧。

 

老家是外子家,我住過兩年,前年已消失,

它曾有芳華極盛的時候,卻不敵蒼海桑田人事遷異,

唯一不變的是那種幽幽庭院的蒼苔潮氣,與日俱增,

但終究也不能免的,在歲月的暮色霞光中消逝…

老樹斬根、老屋倒下…土地異主,新的大樓原地竄起。

我的小黑還埋在小池塘邊啊!

 

老家其實不是我畫的那種磚牆老屋,而是兩樓的洋房,

多年前,還沒有數位相機的年代,我用傳統單眼拍下了一些角落。

這些,就是老屋舊院在塵世中,最後的容顏。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misspixnet
  • 親愛的會員您好:

    我們是PIXNET痞客邦的專欄編輯,感謝您用心經營部落格,由於我們非常喜愛您此篇文章內容,
    因此我們將您此篇文章放上了PIXNET首頁專欄,希望有更多PIXNET痞客邦的會員閱讀您的好文章。

    若有任何問題,請至服務專區與我們聯繫,謝謝^^
    http://support.pixnet.tw/index.php

    PIXNET痞客邦
  • 树浩
  • 画真好
  • ~~樹浩,
    謝謝你,請多指教了!

    delia 於 2009/01/30 08:49 回覆

  • 訪客
  • 一直很喜歡色鉛筆畫
    無意間進到您的部落格有緣欣賞到這些圖文
    老照片的光影洋溢的是靜謐的舊時光
    沒有數位相機的時代,按下快門就決定一切了
    哪像現在滿街的單眼文青
    一個景拍一次不滿意可以放肆按下千百次快門,再不行就靠「電腦修圖」
    最後一幀的落葉和盆栽我很喜歡
  • 訪客你好,謝謝你留言讓我在多年後又見到當時寫的這一篇,
    我幾乎忘了我曾記錄了老家的蒼翠庭院...

    我好希望牢記這家園的一切,
    但腦海中老家的點點滴滴還是不斷地模糊並流逝...
    還好我曾以支字片語和幾張老照片留下一些兒浮光掠影,堪慰^^
    能不能:「相對於可不斷地修改的數位影像,單眼照片機記錄下來的比較趨近永恆」:P

    delia 於 2012/02/26 21: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