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少羨慕別人,但對於頭一沾到枕頭就睡著的人,由衷欽羨,

他們天賦異稟,備受天地造物眷顧。

 

在睡眠的國度裡,我雖稱不上一貧如洗,卻可算是低收入戶。

最近尤其貧窮,我經常被排斥在醒寐邊界,留連徘徊不得其門而入,

這個國度有嚴重的性格歧視,它們瞧不起腦筋無法適時停下來的人,

我費盡心力才拿到睡眠通行證(偏偏這費心也許正是讓我受拒的原因)

而這得來不易的通行證,有效時間也不過是每晚三四小時,

這幾小時以外的冗長夜裡,我都在深呼吸數數兒…,

反覆地起身開燈、看書、關燈…開燈、看書、關燈…開燈、寫字、關燈…。





 

身體幾已棄械投降,大腦卻絲毫不肯鬆懈,

它像複習功課一樣,夜裡不斷地溫習已經發生過的事,試圖消化白天接收的紛亂資訊,

又痴心妄想著還沒發生的…,

它太辛苦了,不停歇地在作標籤、歸類、重組…的苦工,忙到焦爛糾結,

我耐心告訴它:別擔心,全忘了沒關係,沒有誰會抽考的!我保證絕不會有臨時考!

但意識猶如銅牆鐵壁,它誰也不信,絲毫不肯懈下防衛的姿態。

 

我混沌無知地摸索、尋求不被世界拋棄之道,

通常藉由一本翻爛了的花草圖鑑、翻譯不佳的散文、或是精心準備的、窮其無聊的小說…,

其實文攻不成,只好求諸武嚇…,那不免是一杯20cc的烈酒,它才是癱瘓大腦的最佳武器。

 

據中醫師的理解是:心肺無力造成大腦缺氧,這迫使身體自發出危機意識,

在感受危險時(缺氧),保持清醒以維護生命功能,聽來很功能、很原始。

 

然而,一旦進入夢的國土,我就由窮翻富,富到可以任意拍賣賤售我的夢。

大腦最擅拼貼遊戲也堪稱是最佳胡扯編劇,夢裏人事物雜沓紊亂,

你給它一顆小石頭,它就可以造出一個荒島漂流記,

那荒誕不經混淆視聽的情節,非但與事實嚴重衝突,還有違邏輯與常理,

聽說這正是佛洛伊德冰山水面下,潛意識的面貌與常態。

 

我曾屢勸它莫再無中生有,製造各式鬼怪夢魘來阻撓我難得的休息、休眠與修復,但總徒勞無功,所以,我一躺下便如此肯求:親愛的上帝,我願一睡不起,請您收留我吧!

 

還好,上帝還不想收留我,我幸運地得以日日見到溫柔的晨曦,新生一般。

 

-----------------------------------------------------------------------

20082月失眠記
ps:現在,我已經洗脫「睡眠窮人」的污名了!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sjchin
  • 我稱不上是睡眠國度裡的窮人
    或許該說 我只是游走在國度邊緣 隨時一個跨步都可能踩過國界
    被以叛逃者的名義驅離
  • ~~dear chin,
    我也經常遊走在邊界,像無家可歸流離失所的浪人…,
    我們是不是該組個「叛逃者連盟」,爭取每夜可以名正言順返家安眠的權利^^!

    delia 於 2008/07/18 16:24 回覆

  • ssjchin
  • 可是
    我們該向誰來爭取呢?
    沒有國王或是主教的下落呢~
  • ~~dear chin,
    向判妳為叛逃者、判我流放邊疆的人爭取啊^___^!

    delia 於 2008/07/19 12: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