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鴉似乎是對認真畫畫的一種態度與技巧上的反動,

一旦慎重其事、用力地去畫,

就頓失那種來自隨隨便便、心不在焉的趣味了。

 

相較於繪畫,塗鴉有些兒輕率而玩世不恭的感覺,

不為什麼地去塗鴉時,畫著畫著便生出一種「浪費時間」的豪奢感,

彷彿我在享用名為「一去不返」的珍稀事物,

奢侈豪華到…讓卑薄的自我都得意了起來。

 

也許我正是迷戀這種催眠般的聯想才塗鴉的,

還有還有,

那種小小的釋放的快感、近似智性脫落的錯覺。

 

------------------------------------------------------------------

圖:牛頓水彩‧長斑的陳年saundrers水彩紙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