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寶,

也許藉由文字,我可以一字一句慢慢滌洗深長的悲傷,

而你的把拔,他的哀痛絕不下於我,但卻找不到出口。

 

你走了以後,

他時時開窗對著花臺~~你安睡的土裡,

一遍遍親暱地喚著你,像平常一樣:「你這個寶寶~~~」「乖寶寶~~」,

為花臺植物澆水時,也總刻意繞過你的小墓,他說怕你著涼了。

 

以前他出門必和你一再親吻byebye,現在也一樣,只不過是…對著花臺虛空中。

你總趁機躲在他領口、口袋、公事包…想偷渡出境,天天上演著惱人的十八相送老劇碼,

他嘴巴說你煩,腳步卻輕盈快悅,

現在,再沒有一隻綠油油黏人不放的小傢伙阻礙出門,

他卻悵然失落無比沉重。

 

你整天霸佔他~~起床工作休憩、如廁盥洗入浴…不願稍有分離,

你們隨時用親吻來對話,用同一個碗吃飯、一起烹食、閱讀、

你用毫無一絲掩藏的興奮大聲迎他回家進門,像隻雀躍搖尾的忠犬,

你用專制霸道、強迫症般的熱情,參與他生活中瑣細的一點一滴,

他總笑自己是你的禁臠,語氣既無奈又得意,

那種被如此專情地需要的幸福感,可以讓任何人都感覺無比矜貴吧!

 

你愛他甚於我,我非常樂見如此,

你們前世一定是對戀人,

其實,今生也是啊!

 

面對突來的死亡,

他從歷練的中年人轉瞬變成頑固無理的孩子,他哭喊著要你別開玩笑,

從不放棄地按摩你的心臟、呼喚著要你加油、相信你隨時會醒轉…,

直到你身軀已然僵硬…他才鬆了手,像哀傷的老人一般悲慟顫動,穨坐垂淚。

 

看他天天在窗口對你說話,我總忍不住哽咽,

我願代他承受失去你的傷痛,反正我的已滿溢,再多些也無礙,

女人對傷痛的耐受力通常大過男人啊!

這一切,寶寶,你知道嗎?

你可以幫幫把拔嗎?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