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fscat

看了妳的「心情隨記」

我抑忍多時的淚水再也無法遏止,這些日子來眾多龐雜的情緒毫無遮掩地湧來,排山倒海。   

 

謝謝妳把他在溪頭的陳年舊照色彩還原,讓他站到我的湖畔上,

畫湖畔時心裡一片空白,沒想到不久後這幅竟會伴他走人生最後一程!

這「湖畔的告別式」他當然會喜歡,妳和我都是他的驕傲,

我想像他又面露得意地說:「你們看,我妹妹和我女兒合作的!」

那表情會像他捧著我出版的書、妳的每一張畫作那般,他總是全然接受不論好壞地讚賞我們的創作。

 

 

  

我不知該如何把這篇整理成有條理的文章,我也很亂,

告別式後一個多月了,我似乎喪失寫作能力般,完全沒法將哀傷訴諸文字,

我壓抑著這一切,但經常獨自流淚,任何可能連想到他的碎末小事都教我落淚,

每當朋友好意地問起家人還好嗎?

我都會含蓄地說「還好…」隨即強忍著哽咽,考慮著該選擇說些什麼,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

其實我恢復得很慢…沒想到妳也還沒平靜下來。

 

也許我們認識的他都過於片面而零散,我想我們一起來回憶他的面貌會更完整,

我會慢慢地拼縫關於他的點點滴滴,為妳編織一個妳所不知道的妳的爸爸~我的哥哥的全貌。

 

記憶的檔案室容量有限,新近頻頻覆蓋遠舊,從不停歇,

我怕我所有對於他的記憶會在無情的時間洪流下漸被沖淡,細節消失前後紊亂,慢慢被大腦收編成模糊的面容,

儘管他在人間的日子帶給我們的總是憂慮多過歡樂,但我不願遺忘他,

我要一字一句寫下來,這些憑弔也許空留餘憾,但依然是我生命中獨特而珍貴的一部份。

 

 

************************************************************

身為長孫,他曾小就獨享祖父母的寵愛,但我卻沒感到任何失寵帶來的不平,

畢竟我還太小,而且遲鈍,連日後我表現在各方面的優勢,可能對他造成的手足間的壓力,我都後知後覺,

如今想來,我要感謝他曾有那一段被捧在掌心的幼年,那之於他絕對是美好回憶。

 

他不愛唸書但人緣極佳每一個求學階段都備受女生愛慕,

體育成績特別優異田徑樣樣是強項,

原本獲選參加少棒和吳誠文一同成為國手,但因爺爺反對而放棄。

 

他常在房間偷看武俠小說假裝做功課,我從不對爸媽戳破他的技倆,免得他又挨罰。

就像所有對武俠世界深深著迷的少年一樣,他日日勤練馬步苦做基本功,

甚至不知哪裡弄來一本破舊不堪的少林武術秘笈有樣學樣,

可惜被粗心的我帶到學校獻寶卻搞丟了,

他捶胸頓足彷彿喪失了成為少林傳人的唯一機會,但他沒有責罵我。

 

他曾腳綁鉛塊日日練跑身輕如燕,

當時我相信他終會像俠客一樣飛簷走壁,在烏雲敝月的夜空閃現俐落瀟灑的身影,

他撐竿跳一躍數米,我相信他可以輕而易舉徒手躍過高牆,

在街頭巷弄自在穿梭如貓兒一樣靈巧不羈…,

他不跟弟妹玩,畢竟我們年歲小有差距,我發呆塗鴉和弟弟玩辦家家,

他有自己的世界~武俠、田徑、棒球…對我而言陌生而遙遠,但當年的他,一直是我的偶像。

 

他國中畢業旅行買回一個遊阿里山的紀念品送我~~毛線織的小背包,

我開心不已天天掛著那小包包出門。他高中交女友,我幫忙擬過稿、送信送花…,責無旁貸地當起小小的狗頭軍師。

我考上美術系當天他砸下重金,送給我一尊昂貴的大石膏像米基奇,我驚喜感動不知所措,

日後那尊石膏像隨我北上又返南,輾轉遷徙…

現終於回到台南二樓和室~~我當初置放它的牆角一隅,彷彿塵埃落定,

人世已然蒼海桑田而石膏像依舊雪白靜默冷眼觀看這家人浮沉起落的紅塵故事。

 

他情感的確異常豐富,看「住宅大改造」時總隨屋主情緒起伏從不壓抑,

甚至在屋主見到改造後的理想家宅喜極而泣時,他也跟著鼻酸落淚,

可惜,他的豐沛情感在面對自家人時,顯然多所壓抑,

但他愛妳和ken,只是他始終自愧而沒勇氣對你們說,卻向鄰居吐露了。

 

寶寶也很喜歡他,我帶寶寶回台南的那幾次,他倆互動極好,寶寶不時地親他,

他脾氣好,任由寶寶在頭頂身上放肆攀爬玩耍從不喝阻,

他和寶寶先後離去,我相信他倆已經在天國彼岸相會相伴了,這麼想,我稍感慰安。

 

********************************************************

有時我覺得悲傷也不儘然是壞事,面對它我們得以審視自己的軟弱、照見情感的缺口,

它讓愛更柔軟,讓歡樂更深遂,襯出幸福的剪影。

對了,他也尚未入我夢來,改天我們一起研讀孵夢那本書吧!

 

我還是得試著讓所有情緒全然流洩,才能好好面對過去現在未來,

但今天,就先寫到這兒,我真的累了。

 

 

 

2008.11.12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