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字帖的事…我是騙你的!對不起………

 

我耍的權宜詭計,不過是為了在你脆危危的自我認同裡建立起自信,

所有那些我慎重其事向你請託的書法帖子邀稿,都是胡扯杜撰的,

並沒有一個我的高中同學要請你寫一卷心經手帖,

沒有多年老友、學生家長要一帖大悲咒、金鋼經,

也沒有以前同事要一張普門品或佛說阿彌陀經…,

就連酬謝的紅包也是我包的,

這是我一手設計的騙局,編劇兼演員自始至終你我兩人,而你渾然不知。

你離開一個多月了,我還是心痛,每每回想起這一切,恍如隔世。
這些帖子安好地卷藏在我書櫃旁,不時地提醒我這荒謬而悲傷的一齣戲。

 

這一兩年,我常常像小書僮服伺大書法家一般,為你買好紙筆、裁紙、畫線、備妥用具…,

其實你可以自己來的,但為了讓你感覺備受重視,我甘願繁忙中打點這些碎瑣小事。

一回,我要你在帖末寫上「丁亥年仲冬xxx府城」的落款,你赧顏謙說自己又不是書法家,

我說「又不是書法家才可以落款用印,你不簽名別人怎知作者是誰呢」,

你於是慎重地簽名用印,那一刻我瞥見你發自內心的欣喜自得,我想,當時我甚至比你開心。

 

我經常蒙昧自己的審美真實,盛讚你的書法,同時小心地在讚美裡添加建議,

但你並無心於探求精進,你只希望享用那誇讚帶來的心花怒放的果實,

雖然總有人善意誇你字好,但其實,你的字…龍飛鳳舞過於油膩、鋒芒畢露不知斂藏,

筆劃間總流盪著心浮氣譟的底調。

 

每回誇你,我都心虛不已,不知你是否嗅到我的讚賞裡那份不夠理直氣壯的味道,

但只要能建立你的自信,我不吝說謊,

因為我深信,你會讓酒精掌控身心以至於性命…雖然是各種不得志所致,

但初因必然起於從小自信匱乏。

說到這…我又不免懷疑自己是不是…不自覺地扮演了加害者的角色,

遠眺成長過程…,會不會你的性格之憾,竟是起於比較優秀的弟妹造成的壓力,

雖然我從不自覺擁有特別優異之處,但手足間難免會被說長論短端在檯面上比較…,

但無論如何,我不願相信這種可能性。

 

然而,終究我的苦心造謊也未能令你振作思變,

頂多讓你感覺受到重視,或者重建小小的尊嚴,僅此而已…,

我這詭計就像藥效過輕的方劑、起不了漣漪的風浪,

你依舊酗酒,甚至大言宣稱醉意下的書寫更為靈動傳神。

 

真相總是令人難堪,揭開謎底你肯定會如遭痛擊,但我想你會原諒我的,

你會不悅地嘟噥一番然後置之一笑,會嗎?

不,我不確定了……為何我竟遲疑且憂慮了起來呢?我確實相信你不會怪我,你從不怪我,

但你必會深感挫敗,畢竟,書法是你唯一的寄託、自信的來源啊。

 

可現在,這些疑憂已然多餘,

謊言早已蒸散,戲已落幕,人已永訣!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