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為何,有些飽含穿透力的詞彙,總是輕易就令我由衷震懾不已:

捨此無它、一箭穿心、至死無悔、一去不返、粉身碎骨…,

彷彿…那是一種將生命推到極至的完美境界。

甚至在遭遇如亡命之徒、不歸浪子…如此可悲的宿命角色名詞時,

也讓會我昇起一種莫名的嚮往,一股潛在的狂野、汨汨流竄的騷動不安,瞿爾湧起。

 

也許我天生有傾向毀滅的基因,可以當刺客、賭徒,但現實中我還算懼惡怕事,

也許我嚮往死於萬呎長空、萬箭穿心,但我其實甘願守拙歸耕終老。

 

我每每反覆地看著這些字詞,只差沒深情撫觸它們,

彷彿這樣我也可以因此獲致一丁點兒勇氣,

去掙脫性別、道德、習性、知識…,所有身而為人的、心智的桎梏。

 

這強烈的感受,恐怕是人馴服於社會化的結果、野性長久受抑之故吧!

但真正對此窘境稍有醒覺時,卻又已然積習冰凍三尺,

加以人在塵囂俗務羈縛,現實中受制於種種不得不的處境,一再妥協而膽怯如故。

也許正因如此,起於補償心態,

我才會對於那些傾其所有、大放厥放彷彿此生僅此一次的植物,

心生無比的崇敬與欽羨,像黃花風鈴木、鳳凰木、木棉…等等,

受著不曾稍歇的生之焦慮的催逼,將龐沛的能量、生命的燃料,不顧一切全然釋放。

年正30.jpg  

↑那年30

或許看似清瘦溫良的我,內裏竄流著狂狷矛盾的血液,

只是野性漸減,崢嶸的本性日日磨減,

歲月與歷練教人不知不覺一點一滴地圓熟了些,或者說,退縮了些,

從前自以為堪稱半個野人的我漸漸地馴柔,

僅存的勇氣,只在飛速前進的高速公路上閃現,

在激越奔馳的速度中獲致短暫的奔放與平靜。

 

我能痴不能狂,無能於叛逃、出離,只能一再歌詠如斯字語。

應當卷藏起這些痴愚妄念與無聊嚮往,返回正常的社會公民應循的常軌,

繼續我小小的、安份安全的角色扮演。

 

我深知平安平凡的滋味意蘊深長,並非看輕俗世生活、漠視平常日日歲歲,

我深願老實生活,在柴米油鹽中成就一個光說不練的癡傻愚人。

(因為「如實生活」需要比粉身碎骨更大的勇氣)

2008.6

-------------------------------------------------------------------------------

寫完這篇,再對照健保局的星座壽命參考說,

讓非常不像典型雙子座,對星座學說不以為然的我,

不由地會心一笑(死於非命排行第一名)

儘管如此,死於非命這款遭遇,要降到光會紙上練兵的雙子座身上也不太容易吧!

2009.3.3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isspixnet
  • 親愛的會員您好:

    我們是PIXNET痞客邦的專欄編輯,感謝您用心經營部落格,由於我們非常喜愛您此篇文章內容,
    因此我們將您此篇文章放上了PIXNET首頁藝文出版專欄,希望有更多PIXNET痞客邦的會員閱讀您的好文章。

    若有任何問題,請至服務專區與我們聯繫,謝謝^^
    http://support.pixnet.tw/index.php

    PIXNET痞客邦
  • 謝謝misspixnet,
    感恩了!

    delia 於 2009/03/09 19: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