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記下的話,轉身就忘了。

 

‧宿命地說,生命是一整個往死亡奔去的過程,

可也正因為這不可逆的本質,才容許了無法量測的旅程,

局限刺激創意,提供了創造的可能,像河岸之於河流。

死亡之必然,讓生命充滿可能。

 

    趕圖,消耗心力甚劇,彷彿要趕在一切崩毀之前,把生命的顏料用罄。

    在網路上搜尋農地,用目光丈量開墾、灌溉建設…,隔著螢幕想像一個屬於自己的烏托邦。

    夜裡遽然醒轉,想起哥哥生前獨居的房間…瀰漫著自我放棄的氣息…

我永遠的痛。

 

‧時陰時晴的心緒起伏來來去去,面貌模糊,

今年春天特別曖昧,來了又去,欲迎還拒。

 

    大概是我一直貪戀被窩,也不想收起冬衣吧,春天要來我滿心歡迎,

若它姍姍然要來不來,吊胃口反覆無常,這種洗三溫暖般的況味反倒是春天的樂趣,

畢竟我不愛四季長春的氣候,可夏天要短一點,最好是遲到早退。

 

    葉片式電暖器就貼著我的腳邊,一碰還會燙手地發熱著,

而我雙腳卻還是像距離赤道最遠的極地,固執地保持冰凍狀態…

凍到時時感覺僵痛,無法忽視它的存在。

三月天還凍成這樣,B就笑說我體內有座千年凍原,

即便是最嚴重的溫室效應也無法融化它,

其實是心臟無力的表現罷,畢竟人體幅員遼闊,心的皇威無法及於四野蠻陌,

任這天高皇帝遠之邊陲地帶自生自滅。

 

但腳ㄚ子僵痛的感覺並不糟,有時甚至還讓我莫名其妙地珍重起自己來。

 

春天就是這樣任性,教人又惱又愛啊!

 

 

    學生家長送來幾盆粉色瑪格利特,花開得燦亮無比,彷彿甜滋滋的邀請,

同她一樣友善熱情溫暖,有些人天生令人喜愛,難以抗拒,就像春天。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