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 zhi

妳問我推薦哪兒好玩,真把我考倒了,我曾去過一些國家,但不免走馬看花,

印象中最美好的旅程並不是因為去了最美的國家、最棒的樂園、最殊勝的風景、最令人回味的珍饈美饌…,

而是和對的人同行,一起創造旅途中的點點滴滴。

 

每次在腦中瀏覽著美好的旅遊記憶時,南橫之旅瞬即歷歷浮現:

我和c、兩個小姪子(哥哥的小孩)、弟弟和女友(這真是個頗為怪異的組合)

一場毫無規劃沒有目的地的東西縱貫之旅。

那還是個沒有網路與便利旅遊資訊的年代,

當時只是突然想出遊,便隨手抓了衣物打電話吆喝著家人同行,連行程都沒安排就出發了,

最謹慎的決定,也不過是帶了一張陽春地圖吧!

如今想來真不可思議,那樣輕率地趿了拖鞋就出遠門,怎會是我的作為呢?

跑拷貝.jpg  

我們連當晚將投宿何處都沒著落,便沒頭沒腦地一路往深山前去,

武俠小說中,俠客們越陌度阡行走江湖就是這樣直率大膽吧,

可我們此行的任務,不過是遊玩而已。

如此傻呼呼不慌不忙的漫遊,隨興就停車,莽妄地涉入林間山壑無名小溪,

大剌剌地曝曬自己,野人一般戲水玩耍,

澄淨的天地,油綠的林樹,夏日白天荒熱的氣息對比著入夜山中沁涼的寒意,一切如此鮮活,

深澈湛藍的夜空,星星多到荒唐,我們就像莫名地踏進一個被遺忘的繪本風景裡(的野孩子)

 

其實,當時所到景點、所遇人事並無份外殊異之處(心思根本沒放在風景人文上)

但總是為著什麼芝麻蒜皮小事就笑到岔氣彎腰飆淚(我曾幾度笑到捧腹求饒…)

如今我再用力也想不出當時究竟為何high到不行。

 

睡得不安適,旅社簡陋床不好(有一晚我甚至懷疑有鬼東西隨側)

吃得很隨便,沒一頓像樣正餐,但就一直瘋狂開心得不得了,

心緒懸在一種漲到飽滿又隨任放鬆的奇妙狀態,

我們是脫了韁的野馬,拋卻社會規範,暫離常軌,任性地玩樂,

我們曬掉一層皮,心情大好,彷彿身心都脫胎換骨了(縱然也只是短暫的變化)

 

現在兩個小姪子都已成年,弟弟也成家立業為人之父了,

當我問起最棒的旅行,他們都異口同聲地說南橫之旅,欣慰^__^

我想,那之所以會是個最棒的旅行,也不單單是因為跟對了人(但我肯定「人」絕對是關鍵)

或許,也因為當時我們都被完好的家庭溫柔地呵護著,

生命中的天空未曾閃過一絲烏雲,我們輕盈而雀躍地站在人生最優勢的背景上,

既沒嚐過現實生活之細碎折磨,亦不擔當著沉甸甸的生計大責,

當然,更因為我們當時都太年輕了,

輕狂得教現在的我無比妒嫉吧!

 

無論如何,這段旅程標記著一個灼亮的歲月切面,

這麼多年過去了,它依然在我心裡閃爍著瑰異光芒,

讓我固執地視它為無法取代、最值得懷念的旅程。

 

所以,親愛的zhi,妳問我哪兒好玩,

我只能說:關於旅行,只有「去哪兒」是最不重要的了!

願妳行旅安好,不管去哪兒都能一路撞見喜悅!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