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締造了一個無比輝煌的成績,

改寫了自己那本顛顛搖搖的乘車歷史。

從台南搭客運返台北,車才行至永康,都還沒上高速公路,

我就迫不及待請司機讓我下車了,這還是吃了藥的狀況呢!

 

一下車便嘔出早餐,狼狽地call弟弟來載我回家,

他也不問緣由,一口就說:「我馬上去接妳」,

想必是了然於心:這個麻煩的姐姐又暈車了。

15分鐘前他載我到北門站搭車我們才道再見,我說「我一到台北就打電話」,

沒想我在永康打了電話,才百分之一的路途就羽而歸。

 

上一回的可恥記錄是:從木柵搭15路公車往台北車站,

極其堅毅地忍耐到古亭站,眼看台北車站就不遠了,卻還是不得不踉蹌下車,

那是沒吃暈車藥的狀況。

 

另一回離譜的記錄是:在自強號上暈吐,有人搭火車還暈車的嗎?

還有一回,是搭自家車從台南市開往歸仁,一下車就吐。

暈車的經驗多到數不清,從客運、公車、火車到轎車,屢創令眾人搖頭的「佳績」。

 

我曾試過各式個樣的防暈措施,都未見功效,

但令人驚奇的是喝薑湯、貼薑片在手腕內關與肚臍上竟然奏效了,

不過…也只成功兩次而已。

 

只有搭高鐵不會暈車,

但從自家到台北轉運站,得搭公車,轉捷運木柵線再轉板南線,

若有較多行李時,在忠孝復興站與台北車站轉乘真是苦累受贅。

到了僻遠的仁德後,又得再搭接泊車牛步駛入台南市區,最後再請弟弟來接才能返抵家門。

這舟車輾轉耗費心神體力,每回都有迢迢千里返家艱難的慨嘆。

 

除了開車,已經想不到任何最好的移動自己的方式了,

開車往返南北雖不算輕鬆,但總好過服暈車藥造成鎮日疲乏昏睡,更何況暈車藥似乎沒效了!

我很能享受駕馳的樂趣,讓速度與樂音共振,

將自已淹沒在那種專注而放鬆的,獨自的時刻。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