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和意外

‧飛走的平平
週二傍晚下課前,學生的孩子(可愛的三歲小女孩)在窗口探看兩隻小斑斑(平平&安安),
小孩看小孩,窗裡是驚喜好奇,窗外是恐懼不安,我嗅得一絲不尋常的徵兆但來不及反應,
突然小女孩一個不經意的肢體動作,讓早已生畏懼之情的平平一驚,
竟從花格鋁架上一躍而下不知蹤影…


我極憂慮但故作鎮靜直到下課送走學生,焦切地在每一扇窗口頻頻探看,
極目搜尋這大樓與周遭低矮房舍的屋頂,正慌亂不知如何是好時,

乍見牠小小的身影落在對面一棟五樓公寓的頂樓露臺木架上,
那是一戶破敗不堪的屋頂加蓋層,牠孤小的身影在廣闊無垠的天幕下顯得如此渺小無助,
我心疼不已好想攬牠到手上,但束手無策,只能在這9樓窗口苦心焦慮。
1.jpg 

 

‧在五樓廢墟重逢
正來回跺步一籌莫展時,突然瞥見親鳥雙雙飛降在五樓屋頂,
一家三口在傾頹的木架上相逢,看見親鳥趨近哺育幼鳥,我倒懸的心終得稍歇。
但才一會兒親鳥又離去,獨留平平呆立原地,應是趁天色未暗前去覓食,或者,是來尋安安?
別忘了小安安還在我窗口等待啊!
2.jpg 

‧相逢又離散
但親鳥並未返我窗口哺餵安安,
我心裡浮現不祥的揣測,該不會是親鳥以為兩個孩子都離巢了,而四處去尋找安安吧?
天色漸暗,親鳥既未回五樓去照顧平平也未返巢尋安安,
只見平平依舊孤立在五樓頂不知所措。
約莫15分鐘後,或許是孤單無依不耐久候,
平平竟展翅朝我這大樓的方向飛來,但畢竟羽翼未豐,牠無比笨拙地將自己送到空中卻無能於往上騰飛,
只見牠奮力地拍動翅膀最後停落在看似我這大樓的五或六樓高處,
我極力將身體探出窗口但依然無法看到牠確切的停落點,
在高處目賭這驚心動魄的起落,心焦不已卻使不上力,
可憐的孩子這下子又落到另一陌生的地方了。


‧一家四口分散三地
這一刻發生得如此不巧,平平才離開屋頂,親鳥卻隨後返回,見不到平平,
慌亂地在幾棟公寓的屋頂上來回搜尋,狀極焦慮,我好想告訴牠們:往我這大樓中間找啊!
但親鳥愈飛愈遠不見蹤影。
而另一頭,我窗口的這隻小安安,從早到現在已一整天未進食了,
親鳥該不會真以為安安和平平一起離巢了?為何不返我這兒餵安安呢?


夜幕輕垂,繁華的城市燈火繽紛閃爍,每扇窗口都亮起自己的故事,
但除我以外無人知曉方才的一連串意外,起於一扇小窗,9樓。
此時窗外再無任何一絲鳥叫蟲鳴,親鳥、平平、安安,一家四口分散三地。
夜色已濃,知道自己不可能再探得任何訊息,只得懷憂抱撼離開工作室。


‧生命的變數
返家後將此事告訴媽媽,她略表惋惜但溫言安慰:「幼鳥長大後總是會離開的啊!」
是的,但不該是這時候,牠尚未具飛行與獨立覓食的能力,這一刻來得太早了,
這是個意外,意外又引發另一意外。


我想,面對相同的事件,大多數人或許也會遺憾地語發喟嘆:怎麼會這樣呢?好可憐啊!
但我的心念卻無法僅止於此,我總是會在心焦心疼之餘,又成為那幼雛,
將己念投射牠身上,想像著幼小的生命突然被棄擲在全然陌生如浩瀚大海般的天地間,
孤苦恐懼,生存艱難的苦擔提早落到牠小小的肩上。
我也成為那五內俱焚尋子心切的親鳥,一月底尋小寶的痛苦回憶遽然湧現…。
骨肉分離、手足失散…這一切,今天傍晚前,誰料得到呢?
生命本就充滿變數,無常才是生命的常態啊。


‧難眠~~在驟雨的深夜
深夜寢不能寐,突來急切的簷滴聲更添煩擾,
唉,驟然急雨的午夜,與親鳥離散而饑寒的幼雛怎得安好?
果真又落入無盡的擔憂想像,一夜輾轉不得成眠。
我不知自己會何老為動物牽心掛肚,彷彿我來這一遭,乃受了某個神秘的旨意所託,
要我將心力投注在那些或熟悉或陌生的動物上,
從小到大,淚水一再為此而落(歡笑同是),
也許只是庸人自擾啊!

2010.4.7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