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三月現身的聒噪八哥並未定居下來。

在廚房的抽油煙機管築巢本就是個匪夷所思的荒唐選擇啊!

還好牠們及時另覓它處,

否則當時白天高溫30度,鋁箔受熱溫度遽升,八哥若下蛋鐵定被日頭烤熟!

 

四月

    早春曾來育雛的斑鳩倆老經常返回小窗,我依舊為牠們準備糧穀清水,

飽食小憩一日數回,牠們是熟門熟路的老主顧了。

 

五月

    大樓的結構外樑上經常有鳥兒歇腳鳴唱,我尤其鍾愛其中一種獨特的叫聲,來自幼燕。

但一日卻傳來短促急躁、不尋常的聲狀,

這音調頻率傳遞著一種斥喝責備的訊息,

我心生好奇想一探究竟,悄悄驅近窗口藉窗簾做為掩護以便窺看,

只見兩隻成鳥分立幼鳥兩側,親鳥叨叨唸唸盛氣凌人,

而幼燕發出嬌嫩的回應,聲似撒嬌討饒,

想必這是幼燕的飛行訓練課,我心領神會彷彿聽見牠們的對話:

「我好累喔,先休息一下嘛!」

「不行,功課沒做完就想偷懶,快,再練習一次!」

「可是天氣好熱,我肚子餓~~~

「一堆藉口…再耍賴就打屁股了!」…

小燕兒貪懶嬌稚的聲音表情我了然明白,便忍不住竊笑了起來!

DSCN0928.jpg  

‧倆斑鳩又來投宿孵蛋(今年第二次,不會太頻繁嗎?),依舊是兩顆。

但三週後,只孵出一隻。

那段時日連連大雨,一日清早親鳥不在,我開窗探看孤單的小傢伙,竟發覺牠已夭折,

連毛羽都沒來得及長出來的小小生命啊,一時怔然心痛而手足無措,

我該拿這小小屍體如何是好呢?呆立半餉依舊猶豫便暫且保留現狀。

不久聽得窗外一聲斑鳩哀鳴,空遠似迴音,我從窗簾邊隙窺見親鳥銜走嬰屍,

心中湧生無以為名的慨歎。

 

 

六月

    很意外地收養了小點點,來自社頭墓園,可憐的小東西,

這身受重創的麻雀小baby,人所輕賤天地所漠視,但枝草點露,牠活了下來。

現與我形影不離,但不確定牠願意陪我多久,

我依然擔心牠如此單薄瘦弱又翅尾破碎,是否有捕獵覓食逃災避險的能力。

麻雀野性十足,牠的故鄉是林野,是遼遠的天空,

若牠願留下,我自然歡喜,若牠想離去,我虔心祝福。

7.jpg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imiFire
  • 受到格主的細心 呵護一定會健康快樂的,不管是否會一直陪伴著喔^^
  • MimiFire,謝謝妳~~
    我覺得牠長得不很好(照年齡看的話應該要很會飛了,但牠飛得滿笨拙的><)
    不過目前還算快樂吧^^只是,太乖了點:)

    delia 於 2010/08/16 15: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