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寶石般璀璨、五彩糖果般豔麗甜蜜的牛頓塊狀水彩,

是去夏失心瘋敗下的奢侈品,

明知它實用性不高,並且自以為已屆不為事物外相所惑的年紀,

卻還是在美麗的顏色前喪失抵抗力,

就像小時候為了瓶子買糖果、為了鐵盒買色鉛筆…。

 寶石水彩.jpg

寶石水彩可愛得教人想親一下,

當我們愛上某物時,自然會情不自禁地想親吻它,

哪怕那是寵物的小腳或是你新繪的油畫表面,

有一陣子,我總愛在睡前抱著自己的水彩作品資料夾,守財奴般無比珍愛地翻看一遍又一遍,

最後便不由自主地親吻了它,我也經常這樣褻瀆花臺上的玫瑰花。

 

親吻還不夠,不足以傳達愛,所以甚至會生出想咬一口或吃下的慾望,

那也許是源於我們無法自覺的遠古生物性,一種變相的極端渴慕的感情,

我對小寶也是這樣,每把目光停駐牠身上時,

就會發出由衷的讚嘆:「為什麼你這麼可愛,把你吃掉好不好~~~

我真擔心哪一天愛到喪心病狂地把牠給吃下肚啊!

 

而寶石水彩,賞心悅目就好!

-------------------------------------------------------------------------------------

以上,寫於2009,小寶還在的時候。

現在,我的變態行徑直接轉移到飽飽獎和點點,程度有增無減,到達人稱「嘔心」的地步><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