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如今想來猶驚魂未定。

一個忙碌的午後,我在書桌和書櫃之間來來回回,忘了是為了什麼,忙得暈頭轉向,
一下子坐到桌前,一下又起身去找些什麼的,就在我拿了什麼就坐到椅子上的瞬間,
突然隱約有種細微的吱吱聲從某處傳來,大約只有兩三秒的時間,我想起了妞妞,
一定是妞妞,天啊!我坐到妞妞了!慌亂之間,我觸電般地跳起來,
看到正是妞妞歪扭著被我壓扁的小小身軀,驚懼地從椅墊上飛起來,
卻馬上就跌跌撞撞地墜落到垃圾桶旁,而我當時所受的驚嚇恐怕也不小於妞妞,
我像做錯事的孩子般,伸出顫抖的雙手,想將妞妞接到手上來一探傷勢究竟如何,
而妞妞卻像驚弓之鳥般惶恐,幾乎是歪歪斜斜、連滾帶爬地躲到自己的鳥巢裡,說什麼也不肯出來。

此時,無限悔恨湧上心頭,我忍住淚水,故作鎮靜地哄牠,
卻見牠張著嘴,氣喘般從胸口咻咻地發出聲音,眼睛也時時閉起,流露出痛苦的表情,
而四寶這時也飛過來探望妞妞,我於是更加心痛,懊惱自己為何總是那麼不小心,
如果妞妞因此死了,我如何能原諒自己,這時腦中浮現一個求救的念頭,立刻打電話到台大家畜醫院,
卻很不巧的,專看小動物的金醫師下午沒有門診,我望著受傷的妞妞手足無措,
腦裡盡是一幕幕可怕的景象:牠會不會內出血?可能殘廢甚至死掉嗎?
還有,我該如何告訴先生呢?他可能會盡力安慰我,而背地裡卻悲傷不已….,
這樣胡思亂想約半個鐘頭後,妞妞的喘氣聲似乎比較輕微了,
又過一會兒,牠竟然有力氣從鳥巢裡探出頭來朝我叫罵一番,我大為欣喜,想必妞妞是好些了,
但還是不可掉以輕心,而其實我除了呆坐在妞妞面前兀自擔憂外,還能做什麼呢?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