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行」真是我們這些被牢牢繫在地面上的人類所無限嚮往的,
得以脫離地心引力御風而上,恣意隨順氣流翱翔起落,真是一大快事。
飛行之於鳥類正如人的行走、魚兒游泳般,是本能亦是行動的基本方式,
但一隻不能飛的鳥兒,怎麼辦?這樣的事發生在妞妞身上!

早先只是注意到牠的右翼羽毛有點凌亂,見牠整天啄啄咬咬,
原以為只是換毛的正常現象,並無多慮,後來發覺牠飛得比以前低、距離也較短,
我不以為意還笑牠老鳥慢飛,畢竟妞妞也有五歲半了,
直到牠時常在起飛前一再遲疑、在降落時笨拙地「碰!」一聲摔落地面,
我才驚覺自己的無知,並以身為如此粗心的主人而愧咎不已,
於是趕緊送妞妞就醫。

「台大家畜醫院」對妞妞而言並不陌生,牠小時候曾因病出入數次。
在診察室裏,一被醫生緊握在手裏檢察翅膀,
妞妞立刻狠狠地咬住醫生大人的拇指,「唉喲!好痛,你這個小傢伙!」,
見妞妞如此不識大體,我這尷尬的主人只好趕快伸出自己的指頭讓妞妞洩忿。
為慎重起見,醫生剪下妞妞一根小羽毛化驗,
原來是細菌感染所致,必需內服兼外抹藥水,並立即消毒鳥籠以免傳染給四寶,
這結果又讓自以為極注意寵物衛生的我,自責不已。

餵小鳥藥水本就不容易,妞妞又極倔強,
使得這件事從頭到尾就像是災難一場。
我先以一小片蛋塔屑計誘牠跳到手上,然後小心翼翼地帶牠到暗處,
趁牠一心一意想嚐到美食而失去警覺時,一把捉住牠。
牠一見餵藥針管接近,便緊閉嘴巴死也不肯把藥水吞進喉嚨,
掙扎的結果是,藥水一再從牠的鼻孔噴出,嗆得牠難受地直打噴嚏,
當然也噴得我滿臉都是,而牠自己則是被藥水染到一身鮮黃,
非但枉費我一片苦心,牠老人家逃得老遠,
還留下我繼續清理滿桌點點滴滴的黃藥水。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