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兩字,簡直就具備了一種無法更改的必然與絕對性,
因為,除了玫瑰,它還能稱作什麼呢?
有人說玫瑰不管叫做什麼都一樣香!應該是吧!
但是,果真不稱做玫瑰,會不會減損浪漫心醉的感受呢?
如果薰衣草叫做驅虫草或紫蜈蚣什麼的,也許就喪失夢幻氣息和清新香氛了。
桂花若叫做秋香,會一樣迷人,但若叫做姑婆木,是不是有點兒不對勁!


人喜好分類命名,給世事萬物一個符號表徵,以方便指稱。
俗名多半傳神貼切,頗能傳達特色,比如猴難爬、羊帶來、咬人貓、
雞冠花、龍爪花、虎耳草、獼猴桃、倒地蜈蚣…,都一語命中植物的特徵。


前人也似乎偏愛以動物來形容植物,
如雞屎藤、蜘蛛抱蛋、狗屎瓜、肥豬豆…,雖頗有親切的庶民風格,
然而非屎即臭的未免傖俗﹝還好有人大發慈悲把所有「屎」字全改為「香」字了﹞。
尤其是人厭槐葉蘋,直辣辣地被冠上惹人厭的頭銜,簡直污名一世不得翻身。
其實,雞屎藤葉片雖搓揉有腥臭味,但鐘型小白花頗玲瓏可愛,
倒地蜈蚣的紫花如此豔麗,取名時卻只著眼於它匍匐的莖節,
臺灣敗醬的根部雖有豆醬味,但白色繖房花序也是怯秀雅緻。


人多偏愛吉祥名,否則馬拉巴栗就不會稱做發財樹、孤挺花不會改名為雙向如意,
福、祿、壽、喜、龍鳳、富貴、千年萬年這些字彙最受歡迎,
長壽花、福祿桐、壯元紅…,都是商業取向的命名,緣於此故,
翠蘆莉也被稱為翠如意了,冷清草會被改稱什麼呢?倒地蜈蚣會不會被改為倒地龍?

我偏愛的植物名有:流蘇、朝霧、蒔蘿、落羽松、薄雪草、羽扇豆、
醉蝶花、柳穿魚、剪春蘿、琉璃苣…,我也多事為植物改了名,
我要把「五彩矮玲瓏」獻給馬齒牡丹,
「濱海藍」獻給土丁桂,
「雪鈴鐺」獻給蛇根草,
「豔陽小聖誕」獻給猩猩草,
「綠相隨」獻給葎草,
如此抝口難記的名稱,會不會教人舌頭打結呢?
狗尾草還是叫做狗尾草,咬人貓還是叫做咬人貓好了!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素顏鴿
  • 說到植物名,黛綠有沒有聽過畫中的孤挺有個別名啊?<br />
    我以前種孤挺開花時,媽媽說她們小時候管這個叫「東西南北花」。<br />
    孤挺開花四朵四個方位一起來,很傳神,不是嗎?!
  • subig
  • 我也喜歡落羽松<br />
    那天帳棚就搭在落羽松樹下<br />
    <br />
    礙於植物的多樣<br />
    瓶子一直懶的記植物名<br />
    還是繼續賞鳥好了^^
  • 花子
  • 狗尾草和咬人貓都是很可愛的名字啊!<br />
    (果然我是喜歡動物...)<br />
    最受不了一昧的求吉利或者故作浪漫的名字了<br />
    葎草長得是什麼樣子?<br />
    "綠相隨"聽起來很不錯呢!
  • deliagarden
  • Dear 素顏鴿<br />
    孤挺的花序的確很特別,謝謝妳告訴我「東西南北花」,<br />
    我從沒聽過呢!我也要把這別名告訴我媽媽!^^<br />
    其實孤挺這名我好喜歡啊!<br />
    <br />
    Dear 瓶子<br />
    我愛極了落羽松,每次帶小姪子去木柵動物園,都賴在落羽松林那兒不走!^^<br />
    能紮營在落羽松下夜宿,光是想就覺很棒,好幸福喔!<br />
    但我覺賞鳥好難呢,雖然一直很想賞鳥!<br />
    <br />
    Dear 花子<br />
    那麼花子一定不喜歡「開運竹」吧!葎草是一種野得要命的蔓生草本,我家附近長得到處都是。<br />
    掌狀葉兩面都極粗糙,可以拿來黏在衣服上比賽跑,看誰跑得最快而葉片不會掉下來,<br />
    其實一旦黏上就不容易自己掉下來,所以我叫它「相隨」。<br />
    狗尾草和咬人貓名字很可愛,但我自從被咬人貓咬過以後,就嚇得想稱它為咬人魔…,可怕的經驗啊!<br />
  • Dina
  • 凡是與庶民生活有關的,多半有個傳神的名字,庶民種實際,不懂得搞浪<br />
    漫。那些較新的外來種花,如薰衣草、蒔蘿、飛燕草....如果早來個兩<br />
    百年,鐵定不會是這個名字啦!文人有文人的思考,生意人有生意人的想<br />
    法,庶民有庶民的看法,加總起來,不就是個多元繽紛的世界!
  • 黛綠
  • Dear dina<br />
    妳說得真好啊!正是有這樣繁繁種種的想法,我們才有一個充滿活力的世界吧!<br />
    衝突產生對立也製造樂趣,我不能想像一個 每個人都愛慕101或農家老厝的世界啊!<br />
  • 花子
  • 以為養了就能"開運"或者"發財"實在是很奇怪...<br />
    <br />
    黏了就不容易自己掉下來?<br />
    原來如此..<br />
    那我要叫他"黏人精"了!
  • 花子
  • 還是要解釋一下<br />
    "幸運竹"本身並沒有什麼不對<br />
    但是很多人會要求我們幫忙送人祝賀開張或陞官之類的<br />
    :要這個才吉利!!<br />
    雖說是"約定俗成"<br />
    但若其實有更好的選擇(他們也聽不進去)<br />
    那就不免有些感到遺憾了~
  • Jessie
  • 我很喜歡槐葉蘋,<br />
    沒想到它的別名竟是”人厭槐葉蘋” Q.Q<br />
    <br />
    曾在沙崙海水浴場附近,<br />
    看到成片的狗尾草在風中飄搖,最可愛了~
  • 黛綠
  • 對厚,花子一定常遇到各式各樣要送禮致賀的客人,<br />
    討吉利必定是很普遍的需求啊!<br />
    開運竹是名稱和造型都成功的一例吧!<br />
    <br />
    Jessie,我也很喜歡槐葉蘋呢!可是有個蕨類專家說:<br />
    「人厭槐葉蘋是世界上危害最烈的兩種水生植物之一」(另一種是布袋蓮)><!<br />
    印象中,成片的狗尾草在夕陽餘暉下擺動真是美極,<br />
    怪不得這樣的景象總是能一再謀殺我們的底片啊!<br />
  • subig
  • 黛綠竟然被咬人貓咬過><<br />
    光是想到就讓人全身發養啊~
  • deliagarden
  • DEAR 瓶子<br />
    手臂真的是灼癢到最高點,難忘的經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