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絕大多數的動物,
如果當初沒執意要唸美術,應該會選擇植物或生物系。
我樂於將迷途的螳螂蝙蝠送返林子、觀察蜘蛛懸絲結網的神奇織工、
迷戀鸚鵡那張天生的笑臉、愛看攀蜥沉思入定,對狼群鯨豚與夜梟深深著迷,
因著滑稽的鳥鳴由衷而笑,為揮汗推球的糞金龜加油,和路邊的流浪貓犬聊上半天…。
我明明就不是青春可愛的那種人類,但面對動物時,常能瞬間拋開正常的姿態,
對牠們噓寒問暖像極相熟老友,若有熟人相伴,還能又叫又跳的教人傻眼。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