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臨深履薄

生命如此危脆



那則以春風之名 

許下的允約  在孤寒的凍原上

守護著小小的星點微光


化雪融冰總有淚與笑  痛與歡喜
今朝  景色雖未紛紛亮亮  燦然盈滿
然而  水色溫柔草木蒼翠  心的山河
漸晴
漸暖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