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五的叫喚來自對面那棵七樓高的黑板樹。


黑板樹站在對面山坡保護區旁,隔著一條12米寬馬路,正好與我家客廳相對。

山坡上平日風勢頗大,颱風時更是驚天撼地,這樹彷彿將頂住整片天地視為天職,

在歷經無數狂風暴雨的摧殘後,依舊昂然挺直腰桿,年年保住「此地最高」殊榮。


↑小五牠家和我家
 

林內鳥相極佳,鳥禽出沒頻繁,但我最關心那隻孤寡五色鳥,我管牠叫「小五」。

小五佔據這黑板樹做為春天的居所已四年了,每年二月叩叩叩地敲響春天的序曲,

到了孟夏時節,就被囂亮的蟬聲巨浪驅逐而不知去向,隔年又在早春依約返此報到。

 

我天天偷窺牠。

得空就拿了望遠鏡到窗口去探牠動靜,牠理毛、打盹、發呆、唱誦梵歌…,

絲絲扣扣全在我眼下入鏡。每看那張被撇上顏彩的可愛臉蛋和憨傻神情我都會發笑,

渾圓澎鬆的模樣也教我著迷不已,但不知為何,老覺得牠叫得人心慌慌的,

那種敲木魚般單音的重複稱不上宛轉悅耳,倒像絮絮叨叨的叮嚀,那是惜春的暮鼓晨鐘吧!


小五殷殷切切、不厭其煩地惕勉我春光苦短,但我關心的是,牠找到伴侶了嗎?生子添丁了嗎?



為何每年都孤自出現在此?


 

一日,遠遠傳來悠揚的威厲號嘯,一隻大鳥在飛行中以尖啞的叫囂宣告自己的地盤,看那君臨天下的豪闊之姿,一定是鷹。

一轉瞬,所有窗外嚶嚶囀囀不曾停歇的各種鳥鳴不約而同尬然斷止,

我趕忙放下手邊工作,急驅窗口探看小五是否及時驅避,還好此刻已不見牠身影,

想必已藏身隱密處。林周為數眾多的麻雀早消匿無蹤,連最聒噪好鬥的大卷尾也識相走避了。

 

牠是鳳頭蒼鷹,看中這制高點做為巡曳領地的中驛站。

震懾於王者令人不寒而慄的儀威,此刻林子籠罩在一片肅殺的氛圍裏,

牠停駐在小五洞穴的上一層枝幹上,只相隔一條馬路這頭的我,

透過遠望鏡看得屏息斂足汗毛微張,一時也錯以為自己是鷹的獵物了,

惶惶不安私心祈望小五可別傻傻地洩露身影。

蒼鷹慢條斯理地理毛,時而閉目小憩片餉,時而怒目定睛臨風顧盼,

猛禽畢竟不同於燕雀,舉翅行止不急不徐,沉穩靜穆眼露寒光,

多麼美麗懾人的動物啊!

 

美歸美矣,我還是比較關愛我的小五,但願小五免卻天敵威脅,

但願我的小五,肥豔安好,年年報春,終有歸宿。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