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顏色沒有偏見,

連最常被視為膚淺的粉紅、最沒精神的灰也不排斥,

對於色彩固然沒有特別的好惡,

但配色就不一樣了,見到兩個以上的顏色相鄰,我便不由自主暗暗品評起來。

最愛看到慎重其事卻超跳tone的尷尬配色,每回見到都要偷偷訕笑一番,

比如牙膏綠配暗紅、靛藍配淺膚色、深棕配桃紅…真是令人頭皮發麻的組合啊(請見70年代的女主播隆重的穿著)

 

 

我這頗似大腦自動機制的色彩意識,漸漸形成不自覺的偏執,也算是職業病吧!

 

雖然工作與創作都是整天和顏色打滾,但此等近乎刁鑽的色彩知覺,

卻沒能落實在穿著上,邋遢如我,穿衣不做配色想,幾乎抓了就穿,全然的隨便、萎靡與落伍,

完全失去身為「職業用色人」的尊嚴,雖稱不上是災難,但堪稱是「色彩的小小敗德」,

說不定早已是備受譏笑的對象,但並不在意,所以依然我故。

 

以上,因這一幅重度使用粉紅色,有感而發。

 

牛頓的「永固玫瑰」和好賓的「歌劇玫瑰紅」,淺淡的可愛、深濃的嬌嬈美麗,

每回使用偶有小女兒般戀愛的情懷!

----------------------------------------------------------------------

圖:牛頓、好賓水彩‧Arches水彩紙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