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子裏的土地公廟管轄這整座山城,當知小寶安危,

以前帶孩子們去寫生,經常在這兒或歇息或取景作畫,笑語中說說鬧鬧,心緒滿是輕鬆快悅,

熟料有一天我會以如此悲傷無助的心情往赴此地,謙謹地點燃清香,卜問小寶吉凶。

人在哀哀無告時,終究會尋求不可知的神秘力量來安慌亂的心吧!

 

完全不懂儀式笨手笨腳地完成上香擲茭後,

「得知」小寶應該是被收養了,心裏說不上來是喜是憂,

我應當要咸信無疑的,若心存一絲懷疑,只會加深憂慮的苦痛,

再問會不會回到我身邊,卻得不到聖茭,

懸念的心依舊空虛浮泛,不得安歇。

 

其實在小寶意外飛走的那一刻,我便已被抽去神髓般,遊遊盪盪,一推便垮,

也許每個人心裡都有一處極其脆弱柔軟,輕易就被擊潰的所在,

對絕大多數的父母而言,牽繫的是子女,

而我的,是小寶,

我對牠過份深情,已臻他人認為不可思議的變態程度。

 

而日子依然要過的,總是要勉力振作懷抱希望,

也許不久的某一天,

小寶會天降神蹟般驀然飛回我窗口,

吵吵鬧鬧如頑皮嬌憨的孩子,像從前一樣。

2010.1.22

-----------------------------------------------------------

今天中午一女孩來電表示有看到小寶出現在國宅附近,

我飛奔過去但已不見小寶蹤影,

原以為牠被收養了,現竟還流露在外.....

牠是如何熬過饑寒交迫的兩天兩夜呢?

我心疼不已,飽嚐著這牽心掛肚、焦慮又期待的滋味。

 

在牠可能停留之處空等良久,天色已晚牠不可能夜出,

只得把牠的小熊娃娃和米穀擺放在國宅一樓花臺,

願牠撐持著,我決心要找到牠!

2010.1.23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