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是生性散漫欠缺組織力,向來就不愛衛兵排列式的園藝風格,

又對於所有從風中來、從土裡蹦出的小苗總是充滿期待之故,

我半放縱地任由草木維持著枝繁葉茂、近似脫序的狀態,這小花園似乎從不見精潔整齊。

我自以為花臺野趣橫溢充滿不鑿不斧的自然氣息,但沒想到這讓我陶然得意的景致,

在鄰人眼中竟成了紛雜待整的亂源。

 

芳鄰以綠手指美名而似乎掌控著社區園藝大局,

她的陽臺總是花團錦簇條理井然,堪稱社區典範。

一日,她乘寒喧之便「建議」我修剪一下「門面」(我心一驚,一時以為是指我外表)

想來她或許已忍耐多時,

並以前輩姿態好意傳授了「園藝必勝祕訣」,我將它整理為「三不一沒有」:

1不留野草著生2不讓盆土長苔3不讓花朵結果以免耗肥4沒有開花就給兩刀,

但…這對於我隨順輕鬆的園藝習性而言,簡直就是天方夜譚啊!

繁密.jpg  

我喜愛大多數的野草,更愛青苔與果實,

我根本無法嚇阻小葉冷水麻到我家落戶,

也無能於阻止黃鵪菜登門入住、徹底驅逐所有不知名的非請之客,

更別談狠下心來,把我見猶憐的紫花酢醬草和身影纖柔的紫背草連根拔除,

這悖逆了我樂在種植不問花草貴賤的想法與博愛濫情的天性!

再說木本植物不開花就給它砍兩刀,我下不了手,

那感覺像是威嚇勒索,只滿足了園丁偏執愛花的私好,

我崇敬草木自然生長的本性,平常只隨性照顧偶或施肥,

頂多摘枯折朽,不開花就賞葉,無有勉強。

 

 

於是,兩個花臺出自園藝性格迥異的園丁之手,不覺地便形成了兩種極端對比的風格,

鄰居以「法家之治」理園,齊整的花臺有筆劃簡潔的氣象,像莊嚴端正的柳公權楷體,

偶有兩株線條蒼勁的木本盆栽,呈顯力透紙背的隸篆之趣,

大體而言是走慎密管理的高壓路線,我不免想像她一絲不茍自律律人的性情,也許小有潔癖。

小楷.jpg  

而我師法自然無為而治(其實是懶惰)的花臺景象,一日日疏放野逸,

已即將從米芾的「行草」進化到懷素的「狂草」,

雖說借了「草書」拓落不羈的美名,但因我喜新不厭舊、貪多不嫌累,所以小小花臺

植栽疊疊架架,只見一派繁密潦亂的景況,其實未能成就大山大水的狂肆之姿。

 

我每看鄰居花臺,總覺像恭迎一位品德兼俱的聖賢完人,

或面對百貨櫥窗內的高貴精品,不由地拘謹了起來,它就像完美的樣品屋,似乎少了些什麼,

也許是幾隻蟲子、兩三枯枝落葉…,或者說是,一點兒鬆散的生活味吧!

它少了人性中茍且遲疑、蠻野懶怠,非理性的那一面,

相對地,她看我的花臺必然也有對等的彆扭吧!

  

相鄰的花臺風格,兩款兩樣無關優劣,都是愛花人藉草木創作,

但從花臺景象窺看主人性格,印證了什麼人養什麼鳥,

所以,像我這樣的園丁,不難想像那不擅妝點形貌、不事修飾面子的德性,

從我的小小狂草花臺可見一斑。

暮.jpg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