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中許多美好的時光都與媽媽一起渡過。

 

仲秋午后,我們一起在院落蔭下拈花惹草,

我蹲著為一盆碩壯的鐵線蕨修枝去枯,

媽媽的身影在一旁頻頻移動,趨近又離開…隨又靠近,

看著她來來去去,挖土、換盆移植…,每一轉身都牽動著紛沓的光影流蕩…我望著出神,

那狀似粗率隨便的動作中,流露了老人家罕有的幹練與俐落,我好慶幸她身子如此健朗。

 

我們的園藝態度截然不同,

她賞花愛花且以「隨便種什麼就活什麼」自豪,

但絕不偏執戀物、濫情到把植物當嬰兒般呵護,也不因花園中任何折損而心生憾惜,

對她而言,植物畢竟不是人類,而是「生物」,且以「物」的成份居多,

所以,花園中,她隨緣自在,不以盈虧為意。

1.jpg  

而我則總是過於耽溺,將這生物以生命等視(其實難道不是嗎)

不捨拔這棄那,過多憐惜愛戀,徒增困擾。

每回理盆都慢條斯理地把弄,小心翼翼生怕動了盆栽的胎氣一般,

看來不像園藝工作,反倒像繡花小手活。

 

有時我故意笑她風來火去的,叮嚀她要對植物溫柔一點,

她笑著自嘲自己是粗魯人,順便譏我手腳鈍慢根本是在辦家家酒。

2.jpg  

漸失了燄熱的陽光,從枝葉細縫間碎花花地篩落,晚風徐徐送來恬蜜的桂花香,

美好的氣味攜我回過神來,意識到這平凡的時刻無限珍貴,

好時光稍縱即逝,我能這樣待在她身邊多久呢?

 

紛擾喧囂的城市生活總是瑣瑣細細,平安平凡的日子裡偶有跌躓失意,

還好,我們有一片蓊鬱的私領域,得以解慰排憂,

在這屬於母女的小小後花園。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