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投了更多的DM。

天天晃盪在山下國宅與貓頭鷹森林間,時時仰頭搜尋、豎耳諦聽四面八方鳥鳴,

有時高喊、有時低喚:小寶~~你回來好不好!

 

這幾天,山城陌生的住民反應冷暖不一,

除了異樣的眼光與胡疑打量外,大多是事不關己之態,

少數露出「小題大作」之議,也遇到一冷嘲熱諷的中年男子,

我不在乎,我似乎失去了生氣的能力。

 

龐大的國宅社區裏,每個信箱裏都躺著一張小寶,等待一絲微渺的可能,

懷著隱微的期待,把印有牠照片的黑白DM一張張丟進黝暗冰冷、牢獄般的信箱,

看到它和眾多年菜廣告、繳費單、披薩仲介量販促銷…五顏六色紛雜萬樣的傳單蹴擠在一起,

不知怎地竟生起小小的不捨,

我也許是累了,開始偏執地想像:

這一字一淚的尋鳥DM,很快地會被調皮的孩子玩鬧訕笑著亂改酬謝金額、

在小寶臉上胡亂塗鴉…,

不消幾時,墊便當裝果皮紙屑、染上油汙被丟進垃圾桶資源回收箱,然後是…焚化爐。

唉~那只不過是傳單們的尋常際遇與歸宿啊!

而無論如何,投放DM絕對必要,因它可能是引領小寶回家的橋樑。

 

山下有一安親班門口養了隻灰鸚鵡,在籠裏自言自語,

我低聲問牠「你見過小寶嗎?如果你看到我家寶寶,請告訴牠快快回家,

馬麻還日日夜夜地哭,找牠找得好苦…」,

牠收起聒噪學語,安靜地側頭靠近我,好奇而欲言又止的模樣,

我伸手要幫牠抓抓頭搔個癢,牠不依,甩頭抗議,繼續「泥好泥好~」地嚼舌。

看來還是籠裏安全,全然自由的猛烈衝擊令人難以承受,

小寶懂了嗎?牠以什麼付出代價了呢?

2010.1.29

-----------------------------------------------------------

其實,牠並不是去尋自由,

那天是把拔匆忙外出沒察覺牠停肩膀上,

「兩人」一起搭電梯下樓還出了大門,走到中庭警衛室,此時牠頭頂已是一片青天了,
但牠一路都乖乖停他肩上,牠本就只是要跟班黏著他啊,

熟料一輛急駛的公車驟然轟隆隆呼嘯而過,牠大驚,本能往上竄飛,
緊接著又一輛公車交會,牠已倉皇失措愈飛愈高了…。

 

d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